凿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凿岩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司机见闻录之水鬼-(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7:43 阅读: 来源:凿岩机厂家

我在之前的故事里说过,我们所住的这个村子,位置非常的偏僻,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只有三个村子,一个是我出生的那个村子叫雅尔雅门沁,另一个是乌里克斯台,还有一个村子叫额尔霍拉台。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额尔霍拉台的事情。

额尔霍拉台有个叫敖义勇的男人,年龄跟我相仿,有一次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得知我在搜集一些奇怪的故事,于是就把他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告诉了我。

大约在敖义勇十八九岁的时候,那时候的村民还没有流行出去打工,一到了晚上村子里就热闹非凡,在额尔霍拉台的村西边是嫩江,而嫩江边上有一个很大的池塘。在夏天睡觉前,额尔霍拉台的村民都会去那个池塘里洗澡游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村里人自然而然的在池塘的两边分成了一边男人一边女人,离得也不是很远。

有一段时间,女人洗澡的那边,经常有人说在水里好像有人偷看她们洗澡,可是因为都是晚上,所以也看不清楚。不过因为这个说法流传开来,女人们心里也都害怕被人偷看了,渐渐的去洗澡的人就少了。

因为我们三个村子地处东北,庄稼地里的农作物主要就是玉米,敖义勇家里也不例外。那年秋天,敖义勇家里收割玉米,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的收割机,全都是人工收割,割玉米秆的活儿是既脏又累。为了躲过霜冻,所以每家每户都要尽快收割,敖义勇跟着父母一直干活到晚上九点多,一直到看不清地里的庄稼,他们这才收拾东西回家休息。

因为干了一天的农活,敖义勇的身上全都是玉米叶子的碎屑,刺得他浑身痒痒难忍,也不顾河水有些泛凉,于是敖义勇就和他父亲一起去池塘里洗澡。敖义勇和他老爸来到了池塘边,把衣服放在岸上,因为这个时间的水确实有些凉了,于是他们父子俩就决定在河边简单洗洗就算了。

那时候天气虽然有些闷热,可是水里却是比较凉的,正在两个人在水里擦洗的时候,突然吹来了一阵风,把敖义勇的一件衣服吹到了距离他们不远的水里。敖义勇当时也没太在意。因为衣服掉落的地点离敖义勇的父亲比较近,于是他父亲就想游过去把衣服捞起来。结果那件衣服却慢慢的向河里的方向漂了过去,敖义勇眼看着父亲去捞衣服,每次都感觉快要够的时候衣服就又向河里的方向飘一点,每次都是就差那么一点点。

于是敖义勇就想亲自过去把衣服捞起来,他感觉自己游泳的速度要比父亲快,肯定能把衣服捞到。这时,敖义勇的老爸突然说了一句:我等一下再过来捞!然后就匆匆的游回来,拉着敖义勇就上岸,一边走还不忘了一边说:我们等会儿再回来捞衣服!

就这样,父子俩上岸后匆匆的穿了衣服就往家里走去,等到了家里,敖义勇的老爸就说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所以才故意说那些话的,就是为了好脱身。敖义勇不太明白父亲的话,于是父亲就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他,原来敖义勇父亲是怀疑水里有水鬼,在拿衣服勾人,要是再往水里面游,可能就会被水鬼给抓了替身。

敖义勇听完父亲的话,哈哈大笑不止,虽然敖义勇初中没念完就辍学了,但是毕竟是受过科学教育的人,从小就被那些老师教导相信科学无鬼神,对于父亲的话自然是完全不信。可是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却让敖义勇心里有些动摇了自己的想法。因为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听说有人在池塘里淹死了。

这人是额尔霍拉台的孙秃子,平时就爱占个小便宜什么的,在村里的名声也不太好,今天早上被放羊老头儿发现死在了池塘里,村里人感觉打电话报警,然后都跑去那里看热闹,敖义勇和他的父亲也在看热闹的人群里。其实孙秃子被淹死的地方,并不是在池塘里,而是在池塘和嫩江的连接处,这里的水不算深,顶多能有一米深,成年人只要站起来,水位都到不了胸口。

可是就是这么浅的水位,却真的把孙秃子淹死了,警察来了之后,在现场检查了一下,在孙秃子面前,距离孙秃子两米多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件旧衣服,于是敖义勇和父亲赶紧向警察承认那是他们的衣服,于是又把他们昨天晚上去洗澡的事情都讲述了一遍。经过警察的分析调查,又调查了敖义勇父子和孙秃子是否有什么恩怨之后,排除了敖义勇父子的嫌疑,最后只能给孙秃子定性为失足落水。

孙秃子的老婆哭的死去活来,毕竟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去世,在农村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不过人已经死了,只能按照规矩出殡下葬。因为淹死算是横死,所以要请先生给超度一下,孙秃子的老婆就请了我们村的刘半仙过来。刘半仙在给孙秃子做完法事之后,看孙秃子家里也不富裕,而且以后一个妇女自己支撑一个家,还要养育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生活也够困难的了,所以最后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一筐鸡蛋算是报酬。

不过刘半仙从孙秃子家里出来,就来到了额尔霍拉台的村委会。刘半仙告诉村主任,说孙秃子不是意外去世的,是因为水鬼抓替身。在农村,年轻人一般不怎么相信这些鬼魂的说法,除非是亲自经历过的,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却对此深信不疑。于是村主任当时就请刘半仙给想办法解决一下,因为水鬼抓替身他也听说过,就这么一个一个的抓下去,永远也没个尽头。

刘半仙也答应了下来,深夜在池塘边开坛作法,因为按照敖义勇和他父亲的说法,这俩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肯定是被水鬼看上过,于是刘半仙就决定用他们俩做诱饵。敖义勇和他老爸胆战心惊的下了水,在水里洗起了澡,而且还被全村人围观了。正在他们洗的时候,突然在池塘中心附近的位置,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光亮,有眼尖的村民一下子就看到了。

刘半仙制止了闹哄哄的村民,让他们保持安静,又让人把所有的蜡烛手电都灭掉,他亲自手持一个手电和一把木剑站在池塘边上,又招呼敖义勇父子上岸。大家就看着那个小光亮由远及近,向着手电的光亮飘了过来,就在刚一靠近岸边的时候,刘半仙举起手中的木剑狠狠的刺了下去。刘半仙把木剑从水里抽出来的时候,木剑上已经刺穿了一条鱼。

这鱼有一尺多长,在空中不停的翻腾,虽然大家都是生活在水边的人,可是对于这条鱼却叫不出名字来,因为这条鱼实在太诡异了,没有鳞片,好像癞蛤蟆的皮肤一样凹凸不平,鱼鳍上也没有皮肤,而是一根根硬硬的尖刺,最离奇的是这条鱼的牙齿里居然还有参差不齐的獠牙,一张一合就发出“咔咔”的响声,最诡异的就是这鱼的眼睛,在手电的照射下,居然反射出一股黄色的光亮。村里很多人都在江里打渔,可是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怪鱼。

刘半仙说这不是鱼,而是那些被淹死的人怨念所化,不能留在村子里,因为他们都是淹死鬼,必须用火烧才能彻底消灭。可是在村民们点燃一堆篝火烧鱼的时候,足足烧了二十多分钟,按理说普通的鱼早就该烧成灰了,可是这鱼还在火堆里蹦跶,村主任回家里从摩托车里抽了不少的汽油,浇到了火堆里,可是那鱼好像毫发无损,还在不停的蹦跶着。

这时候大家也相信刘半仙所说的了,毕竟普通的鱼这么烧,早就连骨灰都找不到了。最后还是刘半仙把岸边插着的蜡烛和香都拔下来,扔进了火堆了,这些东西一进到火堆里没一会儿,那条鱼就不动了,最后连同木头全都烧成了灰。刘半仙又派人进山,把这些灰烬埋在没有人烟的山顶,才算最后了事。自此之后,敖义勇对这些神鬼之事深信不疑,再也不敢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了。

---- 作者寄语:不恐怖,但是很灵异,有一些事情科学都解释不了,我更解释不了,只能写出来,信则有不信则无,不用太较真。

10吨随车吊大概价格浙江随车吊价格实在

施工缝预埋注浆管自贡天津地铁注浆管厂家

北票清扫车便宜出售

青岛纯原料PE缠绕结构壁B型管铺设所需环境

福田区代写标书的公司多长时间做好

知识铜陵CPVC电力管厂家选材讲究

德州管网改造PE梅花管生产温度要求

高埗锡条上门收购

湖北PVC防水卷材土工膜爬焊机型号防水板爬焊机

光伏板价格求购科士达逆变器价格求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