凿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凿岩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上药的逻辑

发布时间:2021-01-20 06:08:46 阅读: 来源:凿岩机厂家

近日,在长达80天的停牌之后,上海医药(600849)(600849.SH)、上实医药(600607)(600607.SH)和中西药业(600842)(600842.SH)同时发布公告,以上海医药为平台,通过吸收合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基本实现上实集团和上药集团医药产业的整体上市。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包括三项交易:一、上海医药分别以1.61:1和0.96:1的比例,换股吸收合并上实医药和中西药业;二、上海医药向上药集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三、上海医药向上实集团发行股份募集资金,并以该资金向上实控股购买医药资产。后两项发行的价格均为每股11.83元。

手笔很大,因为这次重组基本就是建国60年来上海国资系医药产业的大汇聚,几乎所有的家底,只要能装的,都进了这个“新上药”里。

这里面有很多宝贝,消费者耳熟能详,比如:华氏大药房、信谊药厂、第一生化、三维有限、药材公司、雷允上药业、和黄药业、中华药业、青岛国风、中美施贵宝、正大青春宝、胡庆余堂药业、厦门中药厂、复旦张江、常药股份、广东天普等,一大批具有行业领先优势的知名企业。截至6月30日,在上海医药基础上“新上药”的药品生产批文超过3000个,共新增商标使用权669项,各项专利247项。

整合后的“新上药”总资产达223亿元,2009年上半年备考营业收入为152亿元。总股本近20亿股,市值按照上海医药发行股份收购上海医药和上实医药的资产价格——每股11.83元计算,也近240亿元,是A股市场上目前市值最大的上下游一体化的综合类医药上市公司。

假如这个计划走完全部程序,就意味着在上海,一个本来同属国资的五指伸开的巴掌,至少在账面上握成了一个拳头。至于这个拳头未来会怎样,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因为这么多企业需要整合,医药工业和商业要打通,还要兼顾中西医的不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不过,明显的好处,马上就有:至少在上海国资系的医药产业系统中,基本消弭了中国目前国有上市公司最大的毛病——国有控股股东和上市公司屡禁不止的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因为“新上药”涵盖了全部上海国资医药资产。

但笔者以为,消除这个问题的方式,本来有多种途径:如在市场上,向其他非关联方出售相关资产。因为“新上药”的市值,300亿元不到的市值规模,市场消化并不难。医药产业虽然特殊,但就其充分竞争的商业现实来说,未必要保留在政府手里才能做大做强。何况分批出售这些资产,市场溢价不会小于现在的重组。

当然通过重组,做大做强上海的国资医药资产,是一件很正当的事情。只是把全部医药产业的家底组合成一家全国第二大的医药类综合企业,在现实中是否能够成功?却并无成算。

这不仅涉及到市场普遍的认识,认为企业内部整合有很大的难度。即使按照目前的状况,“新上药”在未来正常运行了,它就能够带动上海医药市场的快速增长吗?

本次重大重组之前,7月30日上海市政府颁布了《上海市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09-2012 年)》,该计划明确“到2012年底,把上海初步建成国内生物医药的创新产品制造中心、商业中心和研发中心,使行业经济总量达到2000亿元,扶持100家年产值超过2亿元的创新型企业,打造100个销售额超过亿元、科技含量高的拳头产品”。

若要把这个“行动计划”付诸实施,那么也许“新上药”的整合和这样的未来就有冲突的地方。道理很简单,虽然“新上药”完全有能力制造出“100 个销售额超过亿元、科技含量高的拳头产品”,但这对于出现“100家年产值超过2亿元的创新型企业”,却是个障碍。

因为市场竞争中,对于政府已经扶持起来、而且还会继续扶持的大而强的“新上药”来说(它有对国资负责的义务,也有巨大的权益),在做得更大更强的逻辑下,没有必要放弃市场上的任何一个机会。而新兴的企业,想和这个上下游一体的巨无霸竞争,谈何容易?

有人从发达国家医药市场的集中度,来说明中国的医药企业散乱、有整合的必要。

比如就药品零售市场来说,《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统计年鉴》显示,截至2008年底,我国零售药店总数超过36万家,数量逐年上升,平均每3633人就有一家药店,远高于发达国家每6000人拥有一家药店的国际标准水平。再如我国医药工业目前也处于极为分散的状态,根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的统计资料,2004年~2009年5月,我国医药工业生产厂家从5011家增加到了7303家,同期行业前5位集中度由8.39%下降到了8.16%,呈现进一步分散的态势。

但笔者以为,零散、不集中状况的改变,是需要等待市场自发形成商业交易去整合的。发达国家,包括欧美、日本的医药产业,也不是一天就高度集中的,而是市场历史性演变的结果。

比如在这次重组中,成为“新上药”最终实际控制人的上实集团,若是按照商业的角度考虑,它是否愿意把有着法律纠纷的上药集团收入囊中呢?

所以笔者目前的认识是:这场动静不小的重大资产重组,是做大做强国有资产的产物。与商业的需要和逻辑,关系不大。

(作者系上海资深投资人,产经独立观察员)

南县棋牌

小小地下城修改版

主宰之王